房屋設計

關於部落格
房屋設計
  • 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城九張床位千人輪候市民養老等到何時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甘韻儀 許琛   前日,廣州首次公佈了2013年老年人口和老齡事業數據。數據顯示,目前廣州市戶籍老年人已超過133萬,占戶籍人口的16.03%。其中越秀、海珠、荔灣等三個老城區,老齡化已經超過20%。而全市共計養老床位數僅有38949張之多。   小的時候搶學位,老了還要搶養老床位,“老廣”們對此體會頗深,特別是在老城區,公辦養老機構一床難求,民辦養老機構收費貴、服務質量參差不齊,讓老人難圓養老夢的尷尬更為明顯。   現狀1   夢難圓   缺口高達   2015年越秀養老床位數   缺口高達   8390   需求大新增床位少   8月18日,排隊等候養老床位的廣州老人遠遠地看到了新希望,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了《廣州市養老服務機構設施佈局規劃(2013-2020年)》,到2020年,廣州將會迎來53處養老機構,其中46處為民辦養老機構。   只是,有人歡喜有人愁。蘿崗、白雲、天河即將成為新增養老床位的大戶,分別規劃新增12986張、8230張和6018張。而老城區越秀,提供的床位最少,只有區區200張。對此,廣州市民政局局長莊悅群向媒體解釋,這是因為越秀區作為中心城區,開發程度較高,提供用地有困難。   記者從民政局屬下的“廣州市公辦養老機構入住評估輪候網上辦事平臺”得知,公辦養老機構中,老城區的輪候人數最多,而老城區民辦養老機構剩餘床位數基本上為個位數。不少養老機構的負責人“溫情提示”:如果入住一定要快,現在床位一空出來,一個月內就會被搶光。   而另一個數據則更加凸顯矛盾。截至2011年年末,越秀區的戶籍老年人口數最多,有222613人;預計2015年年末將達到260426人。而截至2011年年末,越秀區的養老床位數只有2017張,每千名老人只擁有9張養老床位數,距離2015年10417張的總養老床位數缺口高達8390張。按廣州市《民生幸福工程》確定的標準,從2012年到2015年的三年裡,平均每年需凈增加床位2098張,任務在12個區、縣級市中最重。同為老城區的荔灣區排行第二,養老床位增加數壓力也非常大。但從2011年到2014年,老城區新增的養老機構數量卻少之又少。   排隊已經等不及   走進越秀區東川路世光里附近,樹陰下幾個老人靜靜地坐著,偶爾說說話,或搖扇,或看報,或打盹。他們多是土生土長的“老廣”,年齡基本上超過75歲。   談及養老院,有老人家搖頭拒絕:“幹嘛要住那種地方,就算真的要住,‘十萬人’在排隊,怎麼能排得上。”老人家說的是公辦養老機構,民辦養老機構在他們看來,是個“賺老人錢”的地方,沒有服務意味,為老人們所不待見。   2011年,巷子另一頭住著一位獨居婆婆,年歲與日俱增,身體每況愈下,自理能力越來越差,在社區志願者的幫忙下,老人在廣州市老人院報名等床位,想用退休金入住老人院,好圓一個安享晚年的夢想。   “她下床都困難,每次有街坊或者居委的人去探望,她就會說,幫我打個電話問問老人院幾時排得上床位。”有老人指著地下,告訴記者這位婆婆已經“回到來時的地方”,原來她在兩年前已經去世,“何時住上老人院”是老人家生前最後的盼望。   養老要等,已經成為公辦養老機構的常態,記者翻看同城媒體報道,不少提及老人等到生命終止也等不上公辦養老機構的一個床位。在今年1月20日,《廣州市公辦養老機構入住評估輪候試行辦法》實施,記者從“廣州市公辦養老機構入住評估輪候網上辦事平臺”瞭解到,目前廣州除白雲和增城兩個區有些許空床位,其他無剩餘。排隊最多的是越秀區東山福利院,輪候人數280人(養老床位僅有450張),而在建的6個公辦養老機構中,報名人數接近1500人,可想而知,有多少有床位需要的老人等待著“築夢”。   不知自己有資格   公辦養老機構由於硬件設施和服務相對較好、收費較低,即使“一床難求”,有入住需求的老人家都會優先考慮,凡擁有廣州戶口的都可以申請入住公辦養老機構。   在大東街一個通往小區市場的小路上,85歲的劉婆婆買了菜準備回家,但是,膝蓋又犯風濕痛了,她不得不坐在路邊的臺階上,“歇一歇”。唯一的一個女兒在東北工作,常年不歸,她一個人買菜煮飯,一個人去醫院做膝蓋按摩,早已習慣。   為什麼不去養老院?“不去!那些私人養老院都是不好的。”在不少老人家眼中,私人養老院都有這樣一個“魔咒”。而“一次性設施購置費”被老人家理解為“贊助費”,“贊助費有點名不正言不順,而且很貴。”   可以去公辦的養老機構呢!“公務員退休了才能住公辦的,我們哪有資格住?我們又沒有很多錢,又不是公務員。”劉婆婆說,鄰居都是這麼說的。   沒有資格住公辦養老機構,記者不是第一次聽到,在金色晚年養老院,記者也遇到了一位梁爺爺,對於住私人辦的養老院,他非常不滿:“沒辦法,我們只能住私人的,樣樣都差點。”對申請公辦養老院,梁爺爺從來“沒敢”想過,也認為“無資格”。   記者致電廣州市公辦養老機構入住評估輪候網上辦事平臺的服務電話得知,只要有廣州戶口,都可以同時申請兩個公辦養老機構,一個是所在區的,一個是市級的廣州老人院,而劉婆婆和梁爺爺都是廣州本地人,可以提出申請。   現狀2   夢難安   最多不過   廣州有資格證養老護理員   最多不過   3000   硬件設施老化   老城區的民辦養老機構大多建於上個世紀90年代,距離現在已經有10-20年,院內設施保持著最原始的配置:一米寬的木床或鐵架床、一張椅子、公用的廁所連同浴室,有的養老院甚至連電梯、空調、電視機都沒有。   在荔灣區就有一家沒有電梯的老人院內,本來二樓、三樓還有空床,但是薑婆婆選擇了住在樓梯底。潮濕,逼仄,唯一的好處是不用走樓梯。這家老人院已經有十幾年曆史,老人的房間只是用塑料板間隔設立。   在越秀區一家也是有十幾年曆史的老人院內,年過八十的梁伯說,養老院宣傳單上明明寫著有健身室、娛樂室等,但有些場所常年處於關閉狀態。   護工短缺嚴重   記者調查發現,民辦養老機構普遍都出現護工短缺的情況。有負責人反映,一個護工普遍需要負責5-6個一級護理的老人,晶輝老人院更甚,往往一層樓只有2-3個護工,而需要照顧的老人多達二三十個。   每到吃飯時刻,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要排排坐,一個護工集中給上十個老人喂飯,有老人嘆氣:“活得就像一部壞死的機器。”而越秀的英婆婆說,交了中級護理的費用,但一直沒有人照顧,關節痛時甚至拿不起勺子吃飯。   2013年,廣州市人社局有數據顯示,廣州有資格證的養老護理員不過3000人,高級工更是只有19人。   管理流於形式   按照正規的老人入院手續,老人需出示相關的病歷表和近期的體檢報告,但是記者調查中發現,某些養老院為留住客戶,將體檢等程序流於形式。   “如果你不方便帶她去體檢也沒關係,您都說了老人身體比較好,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可以先進來住著。”當記者提出要為家中老人預訂床位時,靠近沿江路的一家養老機構負責人提出免體檢入住。   同時,日常的管理也多漏洞。養老機構大門大多可自出自入,沒有門禁,有的在門口雖然有“來訪登記身份證和探訪老人名字”的提示,但是門口保安亭荒廢已久。   入住價格落差大   金橋養老院、金色晚年養老院、金玉養老院、昊琛養老院和晶輝養老院,均是越秀區和荔灣區的民辦養老院,建院時間均接近或超過10年,基礎設施及環境相似,但是價格方面卻有著比較大的落差。其中一次性購置費,5個養老院中,昊琛養老院收最貴,為55000元,收費較便宜的是晶輝養老院和金色晚年養老院,分別為6800元和6000元。昊琛養老院比金色晚年養老院足足貴49000元。   有養老院負責人告訴記者,入住費用除了與相關住宿條件有關,還與養老院的地段相關,但一般不會相差太大,可以控制在1000元以內。至於收費上的高落差,她用“市場”來解釋:“床位供不應求,又想賺多一點,自然價格就高,私人養老院定價空間很大。”   局   破   社區日托中心   或為養老築夢   儘管老城區的養老床位缺口依然很大,但目前越來越完善的社區服務也讓居家養老越來越方便。   早在2005年,廣州老城區就開始推廣“星光平安鐘”呼叫系統,社區居民群眾可以通過電話、計算機網絡、報警按鈕等途徑獲得緊急救助服務。街道辦、家庭綜合服務中心也為社區老人養老帶來不少幫助。據大東街老人反映,近日他們已經領到了居委發的禮品,包括油、臘腸和麥片等,對於行動不便的老人,社區工作人員也會定期上門搞衛生。   同時,社區“日托中心”也在逐步成長,白天子女不在家,老人可交由社區照顧,讓老人居家養老不是夢。近日越秀區洪橋街更是出現了首個免費日托中心,轄區長者可以免費獲得“朝九晚五”服務,中心還提供三菜一湯的5元中午飯。只是,目前該中心的含獨立電視的日托位置有限,僅有30個。   境   困   物業租賃的   占大多數   民營養老院   難以為繼   記者調查發現,老城區的民營養老院服務差強人意的背後,同樣面臨經營難的困境。   據紙行路金橋養老院的負責人介紹,上個月附近有兩家私人養老院倒閉,一個星期之內金橋養老院涌進了15位老人。金橋養老院的負責人透露,其中一家是因為租約滿期,續租斷層,被迫停業。   有調查數據稱,到2013年年底,全市有民辦養老機構97家,其中有93家都是租賃的物業,老城區寸土寸金,租金昂貴,也成為老城區民辦養老機構的首要運營難題。   “都說公辦的養老院收費便宜、服務到位,我們私立養老院也有難處,盈虧靠自己,租金非常貴,請護工也要花錢,如果每位老人每個月不到2000元以上,根本難以維持。”某不願透露姓名的院長告訴記者。   據瞭解,該養老院大概100個床位,目前已經住滿,平均每位老人的入院費用為2300元,據說,養老院要住滿人才能稍有盈利。   該院長透露,他們也想通過漲價的方式減輕運營壓力,但是“操作難”,“就拿伙食費來說,現在每天物價都在漲價,但是我們的伙食費沒有升,仍然是550元/月。”據介紹,他們曾經試過某些菜式漲價一兩元,但是因老人們反應比較強烈只好作罷。   2012年,廣州市政府調高了針對收住本市戶籍老人的機構運營資助和新增床位補貼,運營資助比2009年最高漲3倍,平均上漲100元左右,提價後現床位補貼為100-300元/人·月,能抵消一部分租金成本。不過這是2009年至今的唯一一次上漲。廣州市社會福利服務協會會長馮潔君曾經建議,政府將資助標準與物價上漲幅度掛鉤,給予養老機構更多支持。   據瞭解,新養老院的建立也成為舊養老院生存的挑戰。具有十幾年曆史的晶輝養老院依然保持著原有的狀態,樓梯樓,塑料板間隔房,地方小,娛樂設施僅僅是看電視。幾年前,一個設施相對良好的養老院在附近不足300米的地方建立,此後,“經營狀況比以前差了很多。”相關負責人說。這也是目前老城區“上了歲數”的養老院共同面臨的挑戰。   甘韻儀、許琛  (原標題:老城九張床位千人輪候市民養老等到何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